美国国务院成立“中国小组”,究竟要干些什么?|京酿馆_政府_林肯_外交

  发布时间:2023-01-29 13:21:58   作者:玩站小弟   我要评论
原标题:美国国务院成立“中国小组”,究竟要干些什么?|京酿馆“中国小组”在现行美国框架下,不论“协调对抗”或“管控危机”,都注定只能发挥有限的作用。▲资料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图/新华社文 | 陶短房 。
原标题:美国国务院成立“中国小组”,中国小组究竟要干些什么?|京酿馆

“中国小组”在现行美国框架下,美国不论“协调对抗”或“管控危机”,国务都注定只能发挥有限的院成作用。

▲资料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立究林肯图/新华社

文 | 陶短房

当地时间12月16日,竟干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主持启动策划已久的什京中国事务协调办公室(非正式名称为“中国小组”)。

美国国务院声明宣称,酿馆“中国小组”的政府成立和运作,将确保美国可“负责任地管理”其与中国间的外交竞争,并“推进美国对开放、中国小组包容国际体系的美国愿景”。而创立“中国小组”的国务目的,是院成“帮助实现政府对中国的态度”。

“跨部门的立究林肯综合团队”

“中国小组”方案,最初由美国国务院负责人——国务卿布林肯在5月宣布,却因故一直拖到年底才宣告启动。

布林肯表示,“中国小组”是一个“跨部门的综合团队”,负责协调和实施美国跨问题、跨地区政策。

5月首次披露“中国小组”计划时,布林肯解释此举出台系因“中国所带来挑战的规模和范围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考验美国的外交”,所以必须整合不同部门、领域中国问题专家、资源的力量,进行统筹和协调。

12月16日国务院声明援引布林肯的话称,“中国小组”将汇聚“整个部门的中国问题专家,与每个地区国际安全、经济、技术、多边外交和战略沟通方面的专家”,就中国问题进行协调。

一位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正式名称为“中国事务协调办公室”的“中国小组”将取代国务院原有的中国事务部,但将继续由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负责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华自强统管。

据报道称,“中国小组”将设在美国国务院“雾谷”总部内,包含三个主要团队,其中一个专注于传统双边事务,一个负责处理战略沟通,另一个被称作“全球”团队,专注于中国以外、但与中国有关的活动。

华自强将以首任“协调员”的身份直接统管,并向助理国务卿克里滕布林克和副国务卿/中国事务高级战略小组监督员舍曼汇报工作。

▲资料图:美国国务院。图/新华社

“协调对抗”和“管控危机”

美国网络政治专业传媒《POLITICO》援引匿名美国务院官员的话称,“中国小组”是美国“在与中国的全球竞争中加强外交影响力的核心举措”。

之所以在国务院内设立这样一个全新的单位,其目的是消除“有时冗余的政府机构间‘孤岛’,让来自国务院内外的美国官员将该机构当作一个中央信息交换机,以共享有关信息和协调制定对华政策”。

观察家认为,“中国小组”的成立反映了拜登团队,尤其布林肯等人长期以来的一种观念,即现有条块分割的美国对华官僚机构不够灵活,无法应对效率高得多的中国政府团队“从贸易到军事”方方面面的众多挑战。

知情者透露,“中国小组”计划雇佣60-70名专职工作人员,除原先属于国务院中国事务部的工作人员外,还可能吸收来自国务院其他部门,如非洲和拉丁美洲局的联络员,以及来自美国政府其他部门、机构,可能专注于相关技术/经济政策等主题的人员。

12月16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对国务院工作人员表示,“中国小组”将能加强美国政府共享中国相关信息的能力,加强政府各部门间信息传递,并适时调整以适应突发性事态发展。

一些美国分析家对比了中美政府外交部门近年来机构调整的动向,指出中国“如今在海外所拥有的外交设施比美国还多,外交开支也在飙升”,认为“这有助于提高中国外交团队的素质和自信”。

与之相反,同期美国外交支出保持平稳,外交机构数量和规模也波澜不兴,“资金、安全和其他因素阻碍了美国扩大其外交存在”。

美国情报部门是率先尝试类似做法的美国政府机构:2021年,美国中央情报局成立了“中国任务中心”,并宣称该机构处于“最佳位置”,以应对“中国当前和未来所带来的国家安全挑战”。

一些国务院官员直接指出,“中国小组”的设立实际上是对CIA做法的模仿,目的都是“设立一个针对中国的中央枢纽,引导资金、资源和人员,以追踪中国不断扩大的全球足迹”。

但“中国小组”的设立,并非仅仅意在协调和中国间的对抗,“危机管控和快速应对”也是其重要使命。

11月中美最高领导人在印尼爪哇G20峰会期间的会晤,标志着中美一度冻结的高层对话机制开始解冻。不久前,两位美国副部长级高官赴华沟通,2023年1月,布林肯本人也将赴华访问,在此之前启动“中国小组”,也意在让这些危机管控渠道、措施获得更高效率。

▲这是2022年8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图/新华社

“中国小组”作用有限

然而,这一机构是否能起到预期作用,从一开始就受到多方质疑。

共和党籍、来自爱达荷州的美联邦参议员里施自5月起就不断批评、质疑和阻挠“中国小组”的启动,称此举“徒然增加一个新的官僚机构,将阻碍而非提高国务院对中国活动的有效、及时监督和分析”。

正是因为里施的不断掣肘,本拟5月挂牌的“中国小组”才被一路拖延至年底。

有分析家认为,美国国务院推出这一框架,有提升自身在中国事务中影响力和话语权的意图。但这一目的,因新机构被明确“不会提升国务院在中国事务中发言和影响层级”或难以实现,反而可能引起其他相关美国团队、机构的警惕和反弹。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近年来美国对华政策在外交、贸易、技术、军事甚至气候合作等各层面,都受到来自美国高层自上而下的直接介入、干预,正是这种自上而下的力量,一手推动了美国对华以对抗、遏制为主基调的“大战略”。

在这个“大战略”下,专业职能部门故只能亦步亦趋,各路“中国通”的意见、建议和观点,也注定只能被真正主事的“上面”挑挑拣拣。

如果说“大战略”和“上面”是纲,“中国小组”或其他类似机制充其量是目。纲不举则目不张,“中国小组”之类部门在现行美国框架下,不论“协调对抗”或“管控危机”,都注定只能发挥有限的作用。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徐秋颖

校对/赵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 Tag: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